李焕才 李庄人

喜信!儋州作家李焕才散文「儋耳山」荣获海内外游记征文三等奖!

时间:2021-08-28    阅读: 读取中... 次    作者:腾讯新闻

喜讯!

近日,第八届“观音山杯·美丽华夏”海内外游记征文评选落下帷幕,儋州市作家协会主席 李焕才 散文 「儋耳山」荣获 三等奖

据了解,本次征文共收到来自国内外的来稿数千篇,由「匹夫文学」杂志社学术撑持,「民族文学」「诗刊」华夏作家协会、「匹夫日报」华夏作家网等总编、主编、副主任负担评委,评奖阵容强大,是全国性影响较大的征文竞赛。

获奖名单特等奖横断访花记……阿 来一等奖白云生处……王剑冰二等奖登梁山,观乾陵……朱 鸿拜望观音山……郭发仔大地秘语……禄永峰「甘肃」 三等奖 走了二十三年的洛阳桥……张家鸿东方微笑……卜进善山,从龟兹到库车 ……孤 岛江淮名蓝……梅雨墨观音山十二时辰……王 超儋耳山「 散文 」 …… 李焕才 「海南」佳作奖马毅杰 莫子易翟 雄「甘肃」田 鑫「宁夏」王玉玲 沈 学鲜 圣沈俊峰王德新董进奎胡红拴 加拉巫沙「四川」王虹建 梁 梓杨桂华 曹 东万嘉义 陶 青张金凤 贺有德裴福刚 任艳苓佛 客 吕定禄黄 浩 王诚林吴征辉 王 佳李晓伟 杨启友言 子 梦 野折远菲 胡笑兰程 华 陈志宏赵 琦 式 路张 玉 罗金华周吉灵 孙继泉李义赵勤吴建清 巴兰华李庆高 唐 诗姚 瑶 欧阳庆华第八届“观音山杯·美丽中原”游记征文评委会2021年8月26日终评委:石一宁李少君李晓东王必胜陈 涛黄淦波陈景玉儋耳山作者/ 李焕才 说是混沌初开之时,惨无天日,云腾雾漫。一道金光飞架,彩霞奔涌,绚丽斑斓。蓦地霹雷巨响,五色之石坠落儋州北岸,乍时雾散云敛,万里明亮清明,一座大山威武在视野中,此乃儋耳山也。

儋耳山在我们村东面二三十里处。四野宽广,莽莽苍苍,一座高山拔地耸起,顶天立地,气势磅礴。从小我们的眼光眼神就涂抹在那山上。站在村东头遥望,好天时,山形清晰,山色茶青;阴天时,云绕雾锁,山影梦幻。我们更酷爱在黑夜玉环刚出来的工夫,也许在早上的晨光中望着远处的儋耳山。我们看见,玉环就躲在儋耳山上。东边的天空泛起绯红色,玉环便缓缓地从山顶露出半边面容,噗哧一声,一张大红脸便羞涩涩地全亮了出来。即刻,天地间霞光飞渡,村头上的我们也红扑扑的。我们要抖落身上的颜色,玉环却不再畏羞了,面容垂垂从橙黄变成玉白,好亮丽,好柔媚。现在,玉环下的儋耳山像冰砌雪堆而成,银银的,亮亮的,呈现出一种岑寂高雅的美。早上晨雾拆散时看儋耳山,又是另一番玄机的局势。太阳躲在山的后面,早霞从山后边喷涌而出,四野都染成了腥红色,儋耳山就像一座熊熊燃烧的火焰山。骤然,太阳急匆匆从火焰里蹦出,圆嘟嘟,红通通,冉冉升起。随着太阳提高,彩霞浓淡麻利变化,末尾变成了灼热的光泽。太阳也由通红幻化成了金黄,又蜕变成银亮。这时,仿佛无数支彩笔在儋耳山上火速涂抹,或浓墨重彩,或轻描淡染,一勾一画中,色彩迥然幻化,儋耳山或显得妖娆绮丽,或呈现出雄壮奇伟,让人在目不睱接中惊叹不已。

此山气象如许斐然,皆因其藏有天地的灵性。早在两千多年前的西汉时期,其灵性就神奇在古人的眼光眼神中。过去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刘彻放眼四海,看见南海浩瀚的烟波中呈现出一片绿洲,剑指南疆,差遣伏波将军路博德和楼船将军杨仆率军登陆海南岛,设置了儋耳郡和珠崖郡,这个孤悬国外的岛屿,以来插进大中华的疆土。可是,海南岛上千山披绿,万峦叠翠,峰峰岳岳气象万千,这座山却独得古人钟爱。此山并非最大,也非最高,然则气质卓越。古人发现,山上集天地紫气、纳日月华光,一草一木皆有灵魂,其祯祥气息将温滋万物,润泽人世间,于是怡然定名为“儋耳山”,让它以特立独行的姿态特出于史籍中。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人们都说,儋耳山是一座神山。神山,就有天神。九百多年前,来了一位大天神。这位大天神即是北宋大文豪苏东坡。苏东坡与儋州有缘,他曾说:“我本儋耳人,寄生西蜀州”。或许是冥冥之中有了定命,苏东坡经受多样挫折,屡遭贬谪,辗转四方,末端被朝廷贬到海南儋州。本日的儋州,即是畴昔的儋耳郡。东坡先生赴难似的,表情很坏,但是,他从风波横蛮的滔滔海水中登上了海南岛,居然有回家的感到。他一同西行,“千山动鳞甲,万谷酣笙钟”,犹如山山水水在欢迎他。踏入儋州境内,山更多情,水更有意,一种亲切感扑面而来,心舒意畅,向来这片土地在呼唤他。倏然空旷的野外上一座高山映入他的眼帘,那山势孤高峭削、宏壮峻险,山上五色岩石光泽纷呈。他顿然立足,抬头凝视,心里怦然一动,喊道:“此山在等我来啊,不,我即是这座山!”苏东坡极目天宇,表情激荡,热血沸腾,唱出了震撼人心的千古名诗「儋耳山」:突兀隘朴陋,他山总不如。

君看道傍石,全是补天余。

苏东坡宽慰,写意,认定自身就属于这个地点,这儿就是自身的梓乡!他住了下来。他那颗不绝颠沛流离的心终归找到了安置的处所,平稳了。他的室庐离儋耳山十几里远,昂首便望见儋耳山。山上的紫气、华光时常温润他的度量,悄无声息中,氤氲在他内心的阴霾整体融解了。他毫不犹豫地写道:“天其以我为箕子,要使此意留要荒。他年谁作舆地志,海南万里真吾乡。”他意气风发,常登儋耳山釆松脂制墨,以写六合奇文。

儋耳山灵光昭明,北宋的苏东坡挣脱后,南宋又迎来一位怪杰。这人就是嘉定年间诏入太乙宫中为天子讲道的玄教南宗五世祖白月亮。原名葛长庚,岛北琼山人,六岁丧父,母再醮澄迈县白家,因出生时母梦有白色蟾蜍入怀,随改名白月亮。白月亮自幼聪敏聪颖,7岁能赋诗,10岁应儿童科,主司命赋织机诗,应声咏曰:“大地江山作织机,百花如锦柳如丝。虚空白处做一匹,日月双梭天外飞。”主司怪其狂而落选。白月亮再无心科举仕途,16岁离家云游海南黎母山,常遇仙人,授以洞元雷法。他夜观天象,瞥见儋州大地祥云升腾,欣然前往。轩然奇伟的儋耳山闯入他高眼,内心立刻释然,于是爬山养真,在山顶凿石为舍,炼丹修道。白月亮时而在山上静修,不吃不喝,百鸟含花养育他;时而下山行走,吸纳山川地气,体察民情,终而得道,炼成呼风唤雨的法术。23岁白月亮只身渡海出岛,师从玄教四世祖陈楠,后长游方外,复盘桓于罗浮、武夷、龙虎、天台诸山,兼习玄教各派方术,传教施法。白月亮又“心通三教,学贯九流,多览佛书,研究禅学 ”;还精通诗、书、画,诗作「早春」:“南枝才放两三花,雪里吟香弄粉些。浅浅着烟浓着月,深深笼水浅笼沙。”效益「千家诗」,粲焕华夏诗坛。

得天独厚的儋耳山松林如盖,葳蕤茂盛,得意绮丽迷人,又名松林岭,明朝开端,被列为儋州八景之一“松林晚翠”。千百年来,几许人登山观景探微,或许寻觅先哲的行踪。从小,我的心就被这座山牵扯。可惜,不绝到我上中学后,才和几个同砚结伴步辇儿来到了山前。儋耳山海拔只有193米,乃红土与石头相拥而成。站在山脚渴念,山势不像远望那样峭拔峻峭,而是显得浑朴结实。山上树木郁郁葱葱,奇花异卉粉饰其间,又使宏壮的山体不失秀美。放眼扫视,周边开阔平展,碧野里阡陌纵横,村子密密麻麻,安靖安乐的乡野气息恰巧与庄重的山形相映成趣,又十全十美。我们揣着好奇,沿着一条凹凸波折的小径爬向山顶,斜坡不算很陡峭,乔木挨挨挤挤争先恐后直插苍穹,争荣斗妍,灌木却密密层层彼此环绕,激情地护住山坡。林间多有奇石,形状怪异千姿百态,或层层叠叠,或奇崛卓立,或分开铺陈;临近细观,又让人哑口无言,那巨石原本是千百块颜色互异大小不一的石头在慎密镶嵌,石与石之间无缝无隙浑然天成,其原色仍然,所以灿艳光辉五彩纷呈。爬上山顶,又有异景。峰顶逼窄尖削,从树木藤蔓的缝隙中窥见几块巨石峥嵘挺拔,相依连接固然构成一间石洞小屋,洞里安静地坐着一尊白石雕像,说是以前白玉盘就在这小石屋里修道……我们在山上彷徨,目光在猎奇,希望看到愈加特有的场面地步。我们站在高高的极峰上极目四望,儋州地面尽收眼底。我们俯视山下,迷蒙在雾霭里的远近村镇时隐时现,隐约中,儋耳山显得分外高慢峻拔,自身如同置身于云端之上。就在这时,苏东坡的「儋耳山」诗句在耳边回响,让人真切地领悟到了东坡先生笔下“突兀隘朴陋”那奥妙的境界……我们仍在山上留连,等候日落,要了解古人眼里“松林晚翠”的异景。

太阳坠向西边,儋耳山猝然换了新妆,整座山一片瞩目的金黄。太阳坠到辽远的海面之际,海水立即晃动起来,泛着红光的波涛一浪浪涌腾奔,色彩缤纷的夕霞像无数条彩练从太阳里飞出,从波浪中升起,从云朵上飘落,一起在世界间航行飘零,具体天地斑斓眩目,光华夺人。此时的儋耳山下,各处铺金晒银,闪烁着五颜六色,似乎遍野都变成了花坛;而山上华光四射,那些树木都披着华服艳服似的,晚风拂来,摆荡的枝叶流光溢彩,让人眼花缭乱……偌大的儋耳山随处姹紫嫣红,鲜艳无比,犹如是无数鲜花簇拥而成……以来,儋耳山一直巍峨在我的内心。厥后的岁月里,我又多次登上儋耳山,来观光揽胜,也在几次品读儋耳山。每次我都有新的发掘。比如我发觉,儋耳山的壮丽,便是世界山水的精气、日月风云的灵光配合凝集在山上而表现出来的;又比如,儋耳山的不凡,那是史乘的眷顾、尘凡聪敏的滋养,长久孕育而变成的;我又有更特有的发掘,儋耳山最大的神奇,并不在山上,而在山下。

我经常瞥见上山来的人手里拿着香烛纸钱和各式供品,要祭拜白衣公。我又发掘,儋州许多地点建有白衣公祠,四季香火供奉。人们求婚、生子、上学、升官、做生意、染病求医以至求雨抗旱都向白衣公许愿,祈求心想事成。儋耳山周边的公民都安居乐业,糊口在平静中。我读懂了,这里的山野弥漫着吉祥的气息,这一方水土浸润着协和的元素。这便是白玉盘修成的正果。起初白玉盘孤立地住在山顶上修炼,便是要窥察人生的真蒂,物色糊口的本真;他云游四海施法宣教,便是要和公民们一同服从人类性命的自然法则。白玉盘如故在儋耳山上,不,他从山上走下来了,行走于民间,无声无息中已经走进本地公民的心里,变成公民们追求幸福糊口、祈祷宁和日子的灵魂依托。

因为有儋耳山,儋州不绝神奇在人世间。我经常听见有人在儋耳山下唱山歌。那歌声婉转悠长,抑扬顿挫,有诗的风韵,有词的乐律,激荡民气,润人脾腑。儋州被称作歌海,大众都是山歌手,山山水水是歌台,四序歌声飞扬。儋州又是寰宇诗词之乡、楹联之乡、书法之乡。儋州人自然懂得之所以然,不会忘记那年远道而来的苏东坡;东坡师长教师同样不会忘记这座神奇的儋耳山。独具慧眼的东坡师长教师达到儋州,信手拨开云雾,窥见卓尔不群的儋耳山,触动了他心中的隐秘处。他感觉这座山并非抛置于路边的“闲石”;殊不知,是一块奇石,女娲剩下的补天石!他嘲笑皇帝没视力,不识货,嫌弃他,其实“他山总不如”。他被贬至此,身处困境,可又找回了自我。他在怨愤,在感喟,接着踟蹰志满,重拾英气,继续让自身的人命发光、发烧,要在此地美满自我,再尽补天之力。自从东坡师长教师挥笔写下「儋耳山」那一刻初步,儋州的山山水水被点亮了。他毅然决然以笔当锄,斥地儋州这片沃土,初步播下文化的种子。谪居儋州三载,师长教师极力弘扬文教,流传中国文化。文化的种子在儋州大地上生根、抽芽、蔚然成林。儋州幸运地成为地灵人杰的文化高地。苏东坡自负地说:“问汝生平功业,黄州恵州儋州”。千百年往日了,儋耳山仍是凌空耸峙,东坡师长教师仍在儋州。

点点点,“赞”和“在看”都在这里!

猜你喜欢

  • 散文诗:寻一刻年华,听雨去 散文诗:寻一刻年华,听雨去
    —下雨了,喜好寻一刻时间,听雨……雨天,我们该当做的事,是把生活放逐一把,留下一个好神情,收拾,收拾,也许装订成册,留在另一个雨天浏览。 —题记 立秋后,几场秋雨落,天地生凉意,岁月生寂静落寞。 独坐
    2021-08-30
  • 喜信!儋州作家李焕才散文「儋耳山」荣获海内外游记征文三等奖! 喜信!儋州作家李焕才散文「儋耳山」荣获海内外游记征文三等奖!
    喜讯! 近日,第八届“观音山杯·美丽华夏”海内外游记征文评选落下帷幕,儋州市作家协会主席李焕才散文「儋耳山」荣获三等奖。 据了解,本次征文共收到来自国内外的来稿数千篇,由「匹夫文学」杂志社学术撑持,「
    2021-08-28
  • 散文:淡看流年烟火,细品余生静好 散文:淡看流年烟火,细品余生静好
    作者:子墨有时候,感受人生都是从诗开拔,从花骨朵开拔,从一蓑烟雨里开拔,诗意美丽,心绪温凉。 有时候又觉得,人生就是一场匆匆地奔赴,当欲望偷食了人间烟火,又被孤独绊得头破血流,有些到家的事物,尚来不及
    2021-08-13
  • 配乐散文诵读:深宵细雨 配乐散文诵读:深宵细雨
    作者:赵凤宝配乐散文诵读:子夜小雨配乐散文诵读:子夜小雨03:54来自 夏日的闷热意犹未尽,心中全数的情感还在被夏日的浓烈激情所围困,昨夜一场突如其来的绵绵夜雨,送来了些许的寒意,使得这一切都雾散云敛
    2021-07-17
  • 「散文」青海湖之行 ‖ 柳红樱 「散文」青海湖之行 ‖ 柳红樱
    原创 柳红樱 方志四川欢迎存眷“方志四川”! 青海湖之行柳红樱2013年,若月高考完结的7月,跟许多的假期一样,我跟她一路开赴。这个假期尤其珍贵,由于,或者,下一个假期,陪伴她的将不再是我。她已经长大
    2021-07-08
  • 「青海在线网·散文」熟睡的山庄 「青海在线网·散文」熟睡的山庄
    山庄从北面看,平坦的马路边有个铁艺大门,门里是缓坡的路线,路线是砖砌路面,向下伸张扩展,从南面看,它的地理位置也是从一条缓坡上来,入了正门,东面是一条平坦的柏油马路,路上行人不断,而路的左边就是山庄的
    2021-06-03
  • 散文诗|周小平:铿锵玫瑰 散文诗|周小平:铿锵玫瑰
    原标题:散文诗|周小平:铿锵玫瑰文/周小平妇好你从商代走来,你从殷墟走出。 站在甲骨文的肩上,抖落出满天的星斗。 一片片甲骨,在搬动;一行行笔墨,在纷飞。挽回了,一片片告急远走的时间流光。 肃穆的颜面
    2021-06-03
  • 原创散文:荷风过境 原创散文:荷风过境
    荷风过境文/小满后,池塘里的荷叶就露出了它的风光。到了属于本身的季节,得意是围困不住的。古襄阳樊城以西的一号公路旁,大面积的荷塘,在荷叶初长的时刻,带着田野风中的清凉,一下击中了我的视觉,听觉和触觉。
    2021-05-31